国产人妻少妇精品视频-国产精亚洲视频综合区-国产人成视频在线视频


【堕落神雕】(序—2)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o884.com

堕落神


作者:白纸

               序、说阴阳

  古人着书,一为便于传习,最重要就是要流名万世炝熅尔牄,僤僮僠兢九阴真经与九阳真经为
古今武学总揽,着书者一为邪教高人黄桑碲碥砀碧,绵緂綮綯一为佛教高僧释行度,此二书都是他
们二人毕生所见所学之武艺精粼粿粽,漰涨漞熇黄桑武学博杂且阴狠,故被定名为九阴真经樆杩榼荣,蒯蓂虥虡其书
中所记载皆是罕世其功,以精修外功为主,九阳真经为一代高僧释行度参通佛学
后,以佛家「悟」为出发点,融合各家内功心法所修练为成的一本书,书内载记
多种内功心法,但此二书虽博通各家之大成,但仅简记,非一本全经。

  当年第一次华山论剑,重阳虽得九阴真经,武学却未见有多大成就,行走江
湖仍是以全真教的武功为主,究其原因就是在于,此经虽是嗜武之人终生梦寐以
求之物,但内容实在有违正道,其内所含【九阴白骨爪】出自人绝邪功最厉害的
一招【撂风噬骨】,【移魂大法】来自四大媚功的【魂心仪】,其他大部分的功
夫皆非黄桑真正着书,而是在他精通个人邪功后,所挑选出代表性的招式,用意
是要让世人以为自己是古今武学最终完人…(与天残武祖惊天六十四招用意相同,
见布袋戏之乱世狂刀…),也才会有后来所谓武林相争,华山论剑之举。

  而九阳真经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一各【悟】字,由于各家武学最难相容的地方
就在于内功有的刚硬有的柔韧,有的一夕通达,有的需经年累月循序渐进,如所
学内功为硬家功夫,就只能修练刚硬一路的武学,想要改习阴柔的功夫会比常人
来的难上加难,九阳真经的心法就如一道转译的大门,所有不同的心法都能融会
在一起,亦刚亦柔,可急可徐,真经修练到越高层,要学会各家武学会来的更加
快速,其实当年黄桑会着九阴真经,与九阳真经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因他偷学过
九阳真经,所以才得以习全各家最厉害的武学而自成一格,也才把自己的着作亦
名九阴,用以与九阳并威名,却终身不谈九阳真经一书,九阳真经被少林视为佛
经一种,因此为免引发无谓争夺,被第十一代少林方丈密置于藏经阁一角,两百
年来未现于世。

  神雕的背景是一个很大的世界,承袭天龙、射雕之外,展现出来的世界其实
只是冰山一角,两百年以前武学最高经典,依照黄桑的分典共计五绝十六经,九
阴、九阳各为武学之总揽(将其中融合为一之宝典),只是…黄桑毕竟是邪教中
人,武学勘究偏阴不偏阳、偏邪不偏正…

             附录、改版武功招式

              阴阳五绝十六经

               阴阳真经
               【总揽】
               九阴真经
               九阳真经
             阴阳两本真经,都是

               五绝邪功

             天绝邪功—(失传)
             地绝邪功—(失传)
             人绝邪功—(五伦)
             兽绝邪功—(五兽) —耶律齐、完颜萍
             兵绝邪功—(五种兵器)

           四大心经(内功) 飘 艳 灵 魂

             飘心透诀
             艳心神诀
             灵心媚诀—李莫愁
             魂心仪诀—杨过

           四大神功(外功) 金 览 紫 红

             红霜神功—林朝英、小龙女
             紫霞神功
             览月神功
             金乌神功—王重阳

             【八大淫功】

             内功

             奇毒采阴秘录
             北冥神功—(失传)
             泗花怡情术溯—公孙止
             一体通观要述—(失传)

             外功

             龙象般若功—金轮法王
             阴阳无极功—李莫愁
             薅毒神功--(失传)
             通天帝王功—南疆淫叟

  至于失传已久的经典多不计数,如少林易筋经、六和八荒无相神功等等,其
后或有出土,谁也不敢预料。

              奇章契李。莫愁

  李莫愁原名李玉环,是名将之后,因战乱全家遭奸人所害、满门被诛,受女
侠林朝英所救才收其为徒,在林朝英生下小龙女之前,是其唯一女弟(小龙女之
所以没姓,实是有不可告人之密),玉环长的美貌天仙,有国色天香之质,却因
为体质之究,误其一生…

  玉环先天雌胴体,有阳物也有阴穴,林朝英知其不可存于正世,故与僕三人
共居于古墓之中,玉环从小乖巧伶俐,朝英武学尽得半数…

  十五岁那年,林朝英喜得麟子,将心力放在小龙女身上冷落了玉环,聪敏的
她既学不到朝英秘门窥宝「红霜神功」,又看不到师傅新得宝典「九阴真经」,一
怒之下负气下山,却不料撞见了此生中的孽缘…展开她报复性的人生。

  朝英并非不愿将此二典赋予玉环,其一:红霜神功必须为纯阴之体才可练
成,玉环之身恐将走火入魔,其二:九阴乃奇杂之武学,适合武学渊博通人习之,
林朝英自己尚不敢遑论通晓,更何况传予徒弟(注:这也是为何倚天剑内只有九
阴白骨爪而无九阴全经),这些朝英自是不说,玉环岂能知晓。

  只身一人的玉环,不识人间险恶,几经风雨,认识了一名风姿偏偏、才貌俊
俏的当代美男子,陆展元。

  陆展元虽非武艺精纯,但出身豪门,八艺六俏样样精通,是当朝绝世公子哥、
玩心亦甚重,在他几经巧妙安排下,外貌冰冷的绝代美人,就这样被他弄到手,
玉环不但教他武功,还连师门的一切禁忌,通通抛诸脑后。

  两人浓情蜜意越来越浓,甚至已经私订终身,玉环始终不愿许与展元,非不
愿而是不能,最后,展元以婚约为饵诱其上床,谁知…却发现玉环乃是雌雄同
体?!

  陆展元大吃一惊,但他立刻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巧妙的谎称儿女私情须长辈
首肯,要玉环前往古墓求得林朝英同意再行周公之礼不迟,单纯的儿女早已将整
个心都与了他,哪知天南地北一遭,这男人已经与一名风华美人何沅君共结连理。

  玉环为了这男人,不惜与师门决裂,当初林朝英为了她,封锁整个古墓,如
今她为了男人自愿出走,朝英实是痛心疾首,她更是封锁了前厅四大入口,仅留
其后,从此,古墓派再也不与外界往来。

  然而等待玉环的,却是无穷残忍的局面,半年后李玉环来到陆家庄时,却逢
陆家喜事,得知情郎暗自生变、不由怒气攻心!正欲大闹行场却落得被陆家请来
的四位高僧阻行于外,重伤而逃,从此三年,销声匿迹…

  玉环深知再回师门已无颜面,于是将自己放逐山野深处,几度寻思难耐、欲
向陆家寻仇,却都败于空智大师敌手,空智大师是展元的师傅,又与陆家有不解
之缘,玉环知道,要隙仇必须另谋他法…

  某日,玉环寻得一处山洞,上提琅缳仙洞,四处却是漫草丛生,破开层层阻
碍,登门洞内赫然提字四行:

  「阴阳无极、乾坤媚仪,逍遥无蹤、乱世亨通。」

  赫首右下一行小字,不甚清楚,提诗人的名字只看得出丁字,还有一个像似
春字样,由壁字上看来,痕迹至少百年,劲处无力像似完全没有武功,却纯以
巧劲将细石镶入上去,是以字壁虽百年不坏,石纹却有些飘零。

  这四周似乎有许多具尸体,玉环觉得有些阴森,她缓缓的寻看四周,在字壁
附近入首下,放着一张石板,上头有着一行小字:入我门下,三叩九通,逍遥门
规,只此无封。

  玉环本是高傲之人,受人抛弃后更是孤绝,看完细字已怒不可止,连声骂道
便一剑劈了下去!

  出奇,磕头的石板被利剑一劈,登时由侧边机射出数道冷箭,右侧又跟着露
出一窟窿,里面满是数十具的死尸骷髅,玉环心里一凉,当真如三跪九叩…这般
无预警的密室暗箭,恐以然跟窟窿内的死尸一样。

  没多久,地上洞窟再度合起,石壁竟缓缓的开始移动,似乎碎石板是一道机
关,墙上露出一条细缝,仅人勉强可行。

  内门石室里,竟赫然端坐着一个男人,一个白发童颜的焦瘦老人…

  玉环大吃一惊,掌风以然出手,谁知,打在乾瘪的老人身上犹如吸水海绵,
一样闻风不动。

  瞪眼一看,才发现,这个老人,似乎是具死尸。

  四面石壁又是四句奇诗:

  「逍遥门规、狗屁不通,万寿老祖、虽死不僵!」

  世上奇功异术无奇不有,但饶是如此,年仅十七的少女,还是深觉恐怖,不
过,一题大字,却又深深吸引住她的目光…

  「阴阳无极、逆天功成。」阴阳无极?难道…这份武功可以倒转阴阳,反阳
为阴?

  玉环忍住对男尸的惧意,开始搜寻四处,这乾枯的老朽,当年一定是个武学
天人,不然,也必是一方霸主,密室内蒐藏的宝典,都是失传已久、人人心中一
窥秘探的究极珍品。

  玉环将典籍开始分类,其中最吸引她的目光的,就是「阴阳无极秘录」,还
有「灵心媚经」。

  秘录一文载明了需雌胴体才可以练成,因为要具有亦阴亦阳,才可以发挥两
仪无极的通天神功,媚经一书,却是记载着颠倒众生、浮途媚世的奇门绝学,这
是天下女人的梦想,到了玉环手里,却产生出后来乱世淫浮,通吃天下的祸胎奇
淫女…赤艳仙子;李莫愁。

  这些典籍并非只有寥寥几本,因此经过玉环多日参透、筛选之下,一共只有
五本经典堪称绝代武学,除上二部,还有「兽绝邪经」、「兵绝邪经」跟「奇毒采
阴秘录」。

  这其中,玉环除了后来练就上两部的经典,更由丁春秋所着的奇毒采阴术,
配合「聚王鼎」练化出五毒神掌,还由兵绝邪功中的生死符,练出天下奇淫的「冰
魄淫针」,兽绝邪功一书,则因有违畜道,她本身不练…却寻他人,练成畜奴…

  由于修练灵心媚经当中的三多、三少,正好与红霜神功的十二多、十二少相
反,重的不是内功修为而是皮相功,经过亦欢、亦喜、亦癡、莫悲、莫忧、莫愁
六大阶段,李玉环,经过一番魔鬼的洗链,才终通达到「绝艳天仙」的阶段,最
后,她也将自己的名字,改名成李、莫、愁。

        第一回、逆行五绝峰回阳,无道六穷地转阴

  日复一日,琅缳仙洞中的少女,不知不觉,已经待了一年多的光阴。

  阴阳无极功是唯一刻印在石洞之内,满室经文的一种篆体,这里所有的刻
文,都是以细石块镶印上去,十分奇特,数月寒霜中,少女以然将此五绝峰的石
洞,当其栖身之所。

  身心缟若死灰的少女,将所有的毕生精力,都寄与在这奇珍秘宝的武学上
面,然而尽管资质再高,要学究通天秘术,并非这般无师自通就能一蹴可及,加
上这里武学太杂、各异其法,同时双练「阴阳无极功」、「灵心媚诀」,才不过
半年,玉环身体各处的脉象,已然大乱…

  「好…好痛苦…啊…好…好冷…」玉环全身暴冷暴热,一回撕去自己全身的
衣物,一会又冷的无处可藏,狼狈的模样,就连废草都想拿来裹被。

  全密室之中,仅存的就只有乾尸身上有衣物,浑噩慌乱之中,少女也不顾对
死人的敬畏,伸手就要剥下上衣裹身…

  「啊!」谁知,才这一碰,突然浑身传来阵阵暖意,似乎是这尸首体内,有
着源源不绝的真气不断传出。

  玉环将手伸在尸体赤裸的怀中,缓缓的,好像有排洩不完的真气,串入体内!

  短短数时之间,玉环已经不再如此酷寒,略微调息后突觉精力百倍,她大喜
若狂,缓缓的才将破烂的衣物,拾些起来裹身。

  顿时之间,真气由自己的丹田,向外四散,自身的功力,似乎又上一层…

  北冥神功在吸纳真气后,功体会被全身转化、闭锁住,一旦死绝,浑身百年
功力就变成了极佳的「散功宝体」。

  她不知道,这是北冥神功最玄妙之处,也是当年丁春秋亟欲待其师百年之时,
抢掠其身上数十载的巨大功力,如今时地易位,自己却成了别人功力的一部份,
不知该说是其幸或不幸!

  每当练功真气不足而走火入魔,这具童颜不老殭尸,却成了玉环最佳的疗伤
利器。

  「万寿老祖、虽死不僵!」这段话引起玉环的极度好奇,真的有人,可以死
而不僵?他为何不僵?所谓何求?

  玉环的阴阳无极功就这样一日千里,短短数日,以然修练到能缩阳入腹,亦
男亦女的境界。

  可是,这最后一重的逆天化阴阳,怎麽就是没法练成,在百般寻思之后,气
体殭尸…竟给了她另一种想法。

  逆天、逆天,若果真逆天而行,难道此功真就可无极、无边?

  她把乾尸的手放头上,轻轻一跃,变成倒身头手相连,此时再看壁面…所有
文字开始倒转翻旋起来!

  无穷无尽的气力,就这样全数沖进了玉环的大脑,强烈的气劲…直将她整个
人几乎给沖晕过去!

  「哈、哈、哈…我终于等到雌胴子,哈、哈、哈…」狂傲苍老的叫声,不知
怎麽的,不停灌入玉环大脑!

  「你…你…是谁?啊…好…好舒畅…好难过…啊!」玉环放声大叫,奇妙独
特的感觉,不停的在少女体内翻转,亦阴亦阳的真气,不停直灌聚阳天穴而入,
缓缓流经身体奇经八脉,最后全聚于少女汇阴之处…

  「我是谁?我是谁!哈、哈、我是你春秋老祖!」

  「嘿、嘿、嘿、哈、哈、哈…哈…」一股阴邪至极的真气,就在青烟袅袅之
中,全数灌入玉环大脑,乾瘪的身体,立刻化为骷髅,跟着一声巨响,四散爆裂!

  可怕的密室巨变,却已经为后世波涛汹涌的淫乱武林,划下了深刻剧烈的变
数。

  三月暖回燕纷天,四季流归花争艳。

  暖活的江南一带,在春暖花开的三月时节中,总是显得特别娇艳动人,一直
避地江南的陆展元夫妇,今日更是特别热闹,因为,他们刚喜获天娇,老员外一
高兴,起手便为孙女提字,名定「无双」。

  只是尽管如此,这一家上下百余口人,心中还是有个忌讳…

  江湖上,数个月以前突然出现一名美若天仙的绝世佳人,不停打探陆家消
息,她出手阴狠、毫不留情,有人说,曾眼见她下手屠杀南天镖局一家四十余
口,却只因镖师马铁头跟陆家交情匪浅,拒不相告…

  赤艳仙子,是她仅留下的名号,却没有人真正见识,外貌绝美,芳龄双十的
倾国娇女,竟会是个下手无情、行蹤诡秘的邪魔外道。

  「洪帮主,我再问你一次…令夫人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俺说了,就是不知道!」巨海帮洪帮主倒卧在自己床前,极力捧
着胸口不停溢出的鲜血,恨恨的说道。

  「你似乎一点都不知道本仙姑手段,我赤艳仙子的厉害,你不会不曾听晓
吧…」

  「你…你是赤艳仙子?!」

  「我与你旧日无冤,今日…恶!」洪帮主忍不住内伤,一口火辣辣的鲜血,
脱口而出。

  「你已经伤得不轻,还不肯说出夫人跟〝经书〞下落…」

  「我呸!恶喝…杀了我也不知道!」洪帮主呸了一声,一抹喉头鲜血,双眼
凛然的看着李莫愁。

  「中了我五毒神掌还能这般说话,你也算是个人物…哼、哼!」李莫愁眼观
四方,似乎让她听见些什麽端倪。

  「你…你想干啥麽?」

  「住…住手!」

  「啊、啊!」说时迟那时快,一转瞬,李莫愁手上拂尘已经劈开了床板,床
底下,赫然有名女子躲藏其中。

  她长的不但娇艳动人,眉羽间还有些巾帼的傲气,高贵的气息一点也不像这
卖私盐大老粗的帮主夫人,手上抱有一女,洪帮主大歎,若不是女儿还太幼小,
母亲已是极力坞住她的小嘴,那还会落得如此难堪窘态。

  「我就说…你怎麽可能知道我要来?令夫人可完好无缺的呆在这…经书快点
交出!」

  「夫…夫人…」

  「你…这是我段家之物,凭什麽强抢豪夺?」小妇人傲声说道,这的的确确
是娘家数十年来不传秘宝,若不说出应无人知晓,为何这女人一来非但直指此物,
还狠下如此毒手!

  「放肆!啪、啪!」李莫愁掌风一起,少妇两颊已然留下数道斑红掌印!

  好快的身手,好俊的功夫!

  「你!」

  「可恶!」小妇人虽然手捧一女,但羞辱之意难以宣洩,尽管眼前女人厉害
了得,她也顾不得许多,反手击掌而去。

  「小徒孙见了本仙子也不懂得尊师重道,怎说也该尊称我一声师姑祖,看来
得给你些教训!」

  「放屁!胡言乱语的臭妖妇,那命来!」

  「不要!夫人…快带玉儿离开!」

  「哦…这是什麽舞步…嘿、嘿…不俗、不俗。」眼前美妇掌劲虽快,但仍远
远无可与自己比拟,眼尖的仙子,看出她脚下奇特的步伐,故意放慢动作,只取
不攻。

  「放过她!俺…事一人全担了…命…可以给…恶…」洪帮主眼看自己夫人以
卵击石,虽说目前无恙,但他深知李莫愁的利害,不觉挣扎起身奋力吼道。

  「你就快没气了,好好看着,她将用来试试我新练成的〝冰魄淫针〞威力。」

  「看招!」少妇喝道,因为李莫愁知她脚底行蹤飘忽,竟然就站定等她,双
手挽臂手握拂尘,少妇眼见破绽重重、机不可失,登时眼一尖,急往李莫愁的百
汇大穴攻去。

  「碰!!」少妇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开,刚刚的突击,不知怎麽一瞬,
却变成与这女魔头对了一掌。

  「好…好痛!手…好痛、好痛!哎啊!」奇怪,少妇被震开的力道不强,但…
掌心里微微发麻的刺痛,越变越强烈!

  「你已中了我的冰魄淫针,全天下无人能解,很快的你就会知道那是什麽滋
味了。」

  「夫…夫人…哎啊!」洪帮主正欲呼唤,突然间指风扫过自己胸前,周身大
穴立刻止住流血之处。

  「我已经止住你的伤口,你就在那边乖乖的看吧,你的好媳妇,很快…就会
变成另外一个人了…」

  「你…啊!…相、相公…好热…好热…我的头好疼…」

  「你的媳妇皮肤真是细嫩,娇滴滴的模样,看来是富贵人家,生得这般美丽
…让人看的生厌!」

  「别…别碰我…」少妇不停的喘息,只略微被触碰到脸蛋,全身却像敏感的
起疹子一样,下体的分泌物,开始湿黏黏的糊成一片。

  「哼、哼…我最恨长相美丽的女人,尤其是风骚媚俏的小淫妇…从今天起,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永远堕落成肮髒的淫奴!」偏激的女人,性格受抛弃的恶因,
让她行事不仅疯狂、而且恶毒!

  「你…啊、啊…」身体各处不停的刺激,犹如神经窜入剧烈的催情药物,少
妇身体不但变得火烫、敏感,脑袋里闹烘烘的,思绪也完全乱成一团。

  「这是你逍遥派余孽的命运,怪我不得…你还有三个姊妹,也跟你一模一
样悲惨。」

  「只可惜她们资质太差,我玩过后就顺手将她们卖到妓院,想不到…她们到
了那里反而大放异彩,如获重生…嘿、嘿…」

  「你…你说的是岐山女侠薛无艳,还有八卦金刀门的骆家姊妹?你…你好恶
毒的心肠…」这几个女人,各个都是绝色美女,但最近却相继迷失本性,被人发
现沦落妓院,签下终身契供人淫奸,她们模样古怪,身体已完全离不开娼馆半步
而声名远照。

  「消息可真灵通,不愧是一帮之主。」

  「你!」

  「你看这粒。」

  「这叫癡心蛊毒散,是由天下至淫的〝情花〞所练成,中毒者只要动了情慾,
全身上下会产生窒息般的性慾,完全无法自己,心脉很快就会单纯到只有性慾,
还有男人的精液…」

  「经过我催劲受术后,毒气会在女人身体内快速产生兴奋的刺激,只要我说
什麽,她们都会乖乖听话,而且最算只凭嘴巴说话,我也能让中蛊的女人发洩十
数次,久而久之毒气攻心以后…嘿嘿,如你所知,这乖媳妇…还能不变成跟她们
一样,终生毫无自我心性、完全变成唯命是从的性奴…」

  「你…你!」洪帮主已经气尽力空、抖罗不停,完全说不出话来。

  「好痒…好痒啊…我…受不了了…啊…啊、啊…」淫针威力已经开始在少
妇身上蔓延,生死符犹如蛊毒幼虫,不停在她体内散播、流窜,忍受不住越来越
浓的性慾,湿润的牡穴已经可以看出,女人身体就要完全发情。

  「你放心,虽然她身体内的淫针由同样〝蛊毒散〞化成的冰针进入经脉,不
过…它的药性完全受我〝生死符〞影响,毒性还不会散播的这麽快…」

  (生死符??这…这是什麽东西?)

  「只是,这毒终究毫无解救之法,永远没有,哈、哈、哈…」

  「呼、呼…俺…」

  「愿意乖乖交出秘籍了吗?」

  「俺…俺…」

  「我给你半炷香的时间考虑…不过,这小妮子身体就要精洩而亡了,再不给
她…能不能撑到那时候,全看你一念之间…」

  「受不了…啊!给我…好痒…我好痒…啊!」李莫愁话未说完,一旁呻吟的
少妇私处,已经兴奋的喷出白色透明的晶莹蜜液,主动高潮的洩了一地。

  好可怕的淫针,极凶猛的药性!

  「俺…说了,俺说了,快住手!」

  「那…这本经书叫什麽名字?」

  「那不是经书…俺只知道那册子叫〝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

  「嗯,现在册子在哪?」

  「俺…不是俺不说…它在一位恩公身上,俺不能说。」

  「是吗?」

  「大…大丈夫说一不二!俺全家不会出卖他。」

  「很好。」只见李莫愁轻指劲力一弹,洪帮主身上的穴道马上被解了开来,
而且,经脉上原先堆积的旧伤,立刻血流如柱、瞬间喷发出来!

  「呜啊!」洪帮主大咳了几声,生命…似乎即将随风而去。

  「哼、哼…你似乎忘了,你的妻子身上就有我要的东西,没关系,我可以亲
自将她调制成淫奴,再慢慢审问…」

  「你…呜啊!恶…」喉头一甜,洪帮主大口的吐了几口,眼色已翻白,就这
样,铁铮铮的硬汉,就此一命呜呼。

  李莫愁抱起地上襁褓中的小女孩,一行小字绣在她的锦缎旁,单字是一个玉
字。

  「你叫洪玉?」

  「不,不准你也有个玉字,嗯你母亲这身凌波微步…就改叫〝洪凌波〞好了。」

  「今后,我就收你为门人,不仅要好好调教你,还要让你替我杀光逍遥派的
余孽,不过…如果让你母亲知道话,那不知会怎麽样?」

  「只是…我很怀疑,你母亲到时候还能否认得出你…哈、哈、哈…」

        第二回、常凤吟雨云游龙,悦花塘池蜜养蜂

  「呜啊、呜啊、呜啊。」

  「怎麽了?小美人你哭什麽?看见自己亲娘这麽荒淫无耻…忍不住嚎啕大哭
麽?呵、呵、哈、哈、哈。」回蕩在这整座柳巷娼楼四壁内的,是李莫愁嘤声银
铃般的笑声,她用指点开了婴儿身上的穴道,一指细细拨弄着稚子滑嫩的鹅蛋肌
肤。

  苏醒的女婴,因为离开生母怀抱,被陌生人搂着而哭闹不止。

  「嗯…呢、呢、乖…」

  「哼、哼…小娃儿眉目清秀的很,长大后一定比你娘亲还俊。」

  李莫愁似乎并不以为意,原本易怒的生性,非但没有因小孩哭闹而皱眉动性,
相反的,她可十分开心的用手指不停逗着襁褓中的小女婴。

  哭声越大,对地上女人的刺激就越深…

  「啊!…我…好痛苦…痒…啊…痒恶…啊、啊…」美妇人双手被缚,不停在
地上打滚,体内淫毒犹如万蚁翻腾,毒素顺着自己血脉四散游走,每多挣扎一分,
燥热的皮肤表层,就立刻产生出既酥麻又痛快的种种错觉。

  「还没让你疼够可不许停下来,这种苦会让你从头到尾脱胎换骨、你可要
好好享受。」李莫愁将她带到这里以后,便为她除去「洩」的催淫境界,少妇的
身体,可一直都停留在蛊毒中最痛苦的「蚀」界。

  这生死符的威力在混合奇淫蛊毒后,立刻就能产生出可怕的效果,只要施与
者催动兵绝邪功上的〝蕇寰阴气〞,不但能完全操纵他人生死,就连肉身,也可
以加以改变。

  生死符原是这部邪功里最厉害的招式,亦是唯一不用兵器的至高绝学,名唤
「蕇阴冰气」,兵绝所述之阴气各是附着于「戢」、「离」、「匕」、「尘」、
「针」五种物体,越高难的真气…最终,越归于无体无形。

  此冰符不但利用菌蛊原理把邪气附着细冰之上,在渗入人体加以催化后,施
术者还能以蕇寰阴气对人躯体进行控制。

  典籍中记载,冰气练到最高深的地步,冰符不但越难压抑化解,加入某些
药物后,还能进而产生「浸」、「蚀」、「洩」、「灵」、「癡」五种状态。

  其中最可怕的就是「蚀」层,全身有如万蚁啃噬、奇骚难当,不过也因为此
境界会让人经脉易位、皮肉生窍,脆弱的身体,最容易从此层遽变中逐渐改观。

  (注:生死符发作会让人皮相大变,由瘦变胖、胖变瘦此乃八部中所云…)

  「烫…好烫!」少妇不停扭曲蠕动着,双乳微微溢出一丝、一丝奶水。

  只见李莫愁一手抱着女婴,一手青色飘渺的绿气,缓缓由她的手上传入少妇
体内,渐渐的…少妇胸部越变越大,她被缚紧的双手主动放在赤裸下身不停摩
擦,双臂一挤…鲜香的饱满乳水,竟被自己猛力夹攻、流的满地汁液。

  「呼…呼、呼…恶…」喘息声越来越大,似乎…也越来越淫。

  「好淫乱的身体,你的体质比我想像中的还俏…嘿、嘿…我果真没有看错。」

  李莫愁有心收她为奴,目的非只收服,她要彻头彻尾改变这个女人,毕竟此
女已身中不解淫毒,如何调制、锻链邪功,才是莫愁感到兴趣所在。

  「要…要死了…杀…杀了我…啊…唔…」

  她不断对少妇的肉身施气、增压,只见玲珑巧妙的身躯…却开始产生不正常
的雄伟对比!

  「不…不行了!啊!啊啊…」就在少妇兴奋的喷出乳白小水柱同时,膨胀肥
美的一双巨乳,早已经肿的快要变形,受不了剧烈煎熬,整个人在这一瞬间,小
妇人便昏厥了过去。

  「嘿…差不多够大了,我可爱的乳兽〝雌凰之躯〞…已经小有雏形,艳奴。」

  「奴…奴婢在。」另一名脖子上悬挂铃铛的美妇人,全身用轻薄丝绸裹身,
脖子下串满了大小各式的铁链,四肢爬行着来到莫愁跟前,她恭恭敬敬的伸出舌
头,像条乞怜垂首的母狗,明亮动人的大眼眸、娇嫩光泽的细肌肤,与这份卑微
下流的心身影,全然不配。

  这女人眼睛微微布满一丝血红,口外任由唾液垂挂流滴,但,她的眼神、意
识,却又一点都不像丧魂失智的迷魂模样。

  这女人叫薛无艳,曾经以一手六脉四裳剑只身铲平整个黑龙寨,岐山一带劫
富济贫、美名江湖,芳龄不到三旬的孤身娇女,不知为何,竟一夕间失了蹤影,
而且…在被人发现时,已经变成了这座「常凤吟」妓院里的女鸨之一。

  芳院共计三宫十六楼,在全襄阳风花场合名冠第一,主人家「风吟俏妙花公
子」,更是神龙隐现、无人得见,三宫十五楼中,尽是各地南北物色而来的天香
美妓,唯有最神秘的「极乐逍遥楼」,仅有少数人得以入见一面。

  这〝逍遥〞二字名称…也因这层神秘感,越加显得玩味。

  逍遥楼,不但是李莫愁用来吸化逍遥派余孤纯阴内力的地方,也是她花公子
化身、调教、秘练之所在。

  她体内积存太多男人纯阳燥气,必须吸纳这些得来不易的女人身上阴气,相
辅相成后,这「阴阳无极神功」才算大功告成。

  只可惜,能与丁春秋存藏真气相比拟的〝北冥阴气〞…世上无多。

  「把这娃儿带下去,交给生过孩子的奶娘好生照顾,不久之后…她会用的上。」

  「是。」艳奴双掌一摊,恭敬的接过女婴,一手挽着爬行出去,过没多久,
又跪回到李莫愁的身旁。

  「你真是条乖巧的母狗,只可惜…你体质不若小妇人有饱满乳水与奇佳骨
质…注定就只能当条〝兽犬〞!」李莫愁摸了摸艳奴秀发说道。

  「…艳奴…天性奇淫,最适合当主人「拂尘」下鞭打的牲狗…」尽管女奴双
颊立刻泛起红晕,但嘴巴里还是一如往常,字字清楚的说出极其卑猥话语。

  「嗯,说的不错,你越来越不一样了,女侠薛无艳,哈、哈、哈…」

  这些话是四天前才开始教她说的,如今不仅能琅琅上口,在自我认知里…女
奴也越来越觉得自己是无药可救的淫乱。

  她体内真气早已被吸乾,重新锻链的绝世邪功,不但改变了原有体质,连带
的…对于羞耻的认知也越来越不相同。

  「嗯,让我看看你兽绝神功的〝蜜酿天水〞练得如何?」

  「啊…是…主人请看。」全身裹着薄薄透明丝段,艳奴双脚半蹲着打开,
手里主动前后拉扯着下体嫩唇间的丝巾,只见薄丝擦过的性感神秘地带,已经因
为摩擦而流满大量的蜜液,空气间逐渐散发出薄雾般迷幻的蒸汽。

  身上铁链不停铃、铃作响,多奇特的声音、好猖猥的画面!

  丝巾是她唯一能够解慰之物,修练邪功的女人,可还是个道道地地的处子之
身!

  「嘿、嘿…很好,腥香的气味又浓了许多…男人一定会爱死这味道,看来…
这几天骆家姊妹可被你整得惨…」

  「回主人,这两姊妹已经昏迷了三日,她们都败在奴俾的〝牡气丹阳〞之下…」

  「干得好,哈、哈、哈。」李莫愁心知这艳奴必定拿其二女当成自己邪功
的牺牲者,犹如「聚王顶」一般、三女各附一种邪功、相互蚀噬…想到这点,莫
愁心理可乐的很。

  (尽量撕咬…你们斗的越厉害,所剩的北冥真气就会慢慢充沛,等你吸乾她
们二人阴气,也就是你破元阴日之时,到时候,再把你送予耶律徒儿…)

  「谢…谢谢主人,贱妾以身为主人奴犬为荣…」艳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命
运,她双腮羞红,一脸憨然娇羞的模样,癡情迷靡的眼神,脑子…已经全然不正
常!

  三个多月中,癡心蛊、情花毒已彻彻底底改变了艳奴,一开始只要情毒一发
作,脑袋里就甩不开的想着李莫愁,现在,慢慢转变成…看见李莫愁就禁不住变
的淫水直流!

  「哼、哼,不错,我喜欢你的改变,就准许你过来替我〝更衣〞吧。」

  「谢、谢…主人…」艳奴眼睛一亮,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她无法抗拒的日思
夜想,就是仙子主人身上「那味道」…

  「小淫娃过来吧,快帮你仙子主人更衣。」

  「是、是。」

  艳奴双脚高跪,缓缓的帮李莫愁褪去一身〝鲜红色〞的艳丽道袍。

  缓缓的一件、一件,艳奴脱剩最后一件极致性感的小红肚兜时,手却已不能
自主,兴奋的发抖着。

  「我美不美?」

  「主…仙子…仙子是艳奴见过最美丽的女人。」艳奴眼睛闪烁着光芒,似乎
一点都不像说假,媚心诀散发的灵气沾染了她的眼睛,令这样一位同为女人的艳
奴美妾,竟然不能自主…产生出同性相吸的意淫错觉。

  「嗯。」李莫愁满意她的表情,轻轻摸着艳奴细致的脸颊,只见,红润朱唇
一紧,艳奴…竟又快速溢出一丝丝兴奋性感的蜜液。

  「啊…」那声音是甜美的、兴奋的、娇滴滴、喘息着。

  莫愁眉间却又有些深锁,她逆练灵心媚诀多年,始终就是受这身体巨阳真气
影响,媚心诀对女人效用奇佳,但对男人却缺少阴气、柔性不足,这也是为何此
心诀功练至此,傲扭的死硬脾气就是软化不掉,她一直在等待…有朝一天,此术
能真正用在陆展元身上。

  她要他像死奴!要他永远百依百顺、受其驱使的忠心死奴!

  虽然她不停调查陆家下落,但并没有立即向陆家隙仇,她有着更艰钜、不得
不为的秘密,是为铲除逍遥派余孽、也是为自己身体着想。

  只可惜,她永远也等不到那一天的来临,因为,在她发现师傅所得九阴真经
可以调和二者真气以前,这男人早已安详的落归一邳黄土。

  她心理矛盾极了,心理想着女人的癡心、男人的绝情,吸化无疆老祖的唯一
传人李〝莫愁〞,内心挣扎的实在是亦莫、亦愁!!

  (…迷惑她…奸了她…她是你的女奴…贽牲!…奸、奸…奸!)诡谲的声音
不断在「玉环」耳中响起,没注意…自己身体已经开始有些变化。

  「主…主人。」艳奴的动作越来越兴奋,嘴巴里的声音也是,因为,她也注
意到,仙子身上逐渐产生的变化。

  「舔,给我舔!」

  「嗯…」

  「吮、吮…」艳奴张口就正对着阴核用力吸吮,莫愁小巧的阴核部位,在这
样猛力的吸力之下,突然间、豆子大小的肉球,竟就开始肿大!慢慢的,已经快
要塞满艳奴樱桃般细嫩的小嘴巴。

  「嗯啊…艳奴…用力吸,吸…」

  「合!」赤艳仙子娇喘一声,一条精壮美形的粗大肉棒,已经硬挺竖立起来,
离开紧塞湿润的小嘴巴,不停在艳奴眼前摇晃。

  「…喝…好…好美。」体内的淫毒立即发作!这个受过百般调制的女人,已
经…完全对这样肉棒癡迷不已。

  「将你的花塘、蜜壶,转过来给我看看。」

  「是。」艳奴双手各自用力拨开牡穴、淫肛,只见到处流满湿润、光滑的蜜
液,香气,正不断散发出它那易于常人的独特味道。

  「嗯,你果然还是处子,而且比骆家姊妹更能忍受淫毒,不…应该说享受才
对,哼、哼,后庭肌肉越来越有弹性,果然没有荒废练功。」

  「谢谢主人美赞。」

  (看来蛇、犬、禽三者,竟是以「犬形」最适合练此淫毒…不过,此女本身
多年修练的功体,恐也是原因之一。)看在眼里,李莫愁心里在思量着。

  她伸出雪白的玉手触碰着艳奴坚挺饱满的酥乳,仅是抚摸,按耐不住的火热
慾体,早也已经娇喘不已的快到高潮。

  「求…求主人…赏赐棒…圣具…请给艳奴…给我……」

  「怎麽,忍了许多天,还是这麽急躁。」

  「不…不行了…求主人…求…给…给我…好想……」艳奴的表情越来越急
躁,莫愁阳物所散发出来气息,正影响着她全部注意力,刺激浓郁的阵阵幽香,
由勃勃晃动的雄物上,不停弥漫在自己口鼻之间。

  「将花塘挺高…」

  「是…请进来…进…啊!…」一声销魂的叫声,火热的棒子,以然猛烈的抽
入艳奴的屁眼里面。

  李莫愁娇身颤动了一下,由女奴下体极富弹性的紧箍蜜蕾中,缓缓递送着巨
阳雄物,一抽一送之间,融化般的绝顶美感滋生在两人的心里面。

  最奇妙的是,艳奴的蕾穴中,不知如何的,竟对抽送的肉棒产生出不停叮咬
、吮吸的刺激。

  「嗯…不错、不错…这招〝蜂引蜜酿〞把你这里锻链的好极了,就算你以后
全身变成毫无功力的〝青楼侠女〞…这样的身体,也必将是数一数二的女中名器!
哈、哈、哈…」

  「主…主人调教的是…好…好舒服…请…主人…用力点、好…好…」

  「…舒服…好…好…要…要洩了…主人…主人…啊…」

  「嗯…好,再紧一点…用力箍紧一点…唔…唔!」李莫愁催促道。

  「…啊…啊!…要疯…了…好…(抖)…哎啊!」艳奴娇声的大叫着,很快
的,没有任何阻塞的淫穴,立刻就抖罗着喷出一道小喷泉…

  「…呼、哈…呼、哈…」艳奴全身爽极了,淫毒很快的就在这个时候,再次
加深她对肉棒的依赖…

  「呼、呼…」在李莫愁疯狂的催劲之下,想不到,这俏体如花的美奴儿,竟
然会如此快速的就由剧烈肛交情境中,陷入到〝急速潮吹〞的可怕地步。

  在艳奴主动洩出一阵又一阵的阴精同时,莫愁体内那股燥阳的真气,却依然
不停在她四身游走,渐渐…她那乌黑秀丽的毛发里开始变化着,两条斑白冰雪的
鬓须,就这样垂挂在耳边、随风飘逸…

  亦黑亦白的奇怪景象,亦少亦屈的童颜华发…这样的变化,正是逍遥派中最
厉害的「无渝、无我、无真」境界。

  只是,聚集百年精髓的李莫愁,也只能维持一小段这样的状态。

  (外注:逍遥派武学皆与皮相、年龄有关,童姥、丁春秋、无崖子、李秋水
等等多不可数,是也为何逍遥派门规,必须找寻俊俏男女而传之…)

  「圣…圣主花公子…奴俾叩见圣主、圣主春秋永世、万寿无疆…」艳奴眼睛
散光着异样的光芒…神情中,是十分惊心惧怕…身体顾不得着衣,立刻跪倒在地,
重重叩了好几首。

  「嗯…着衣吧。」

  「是…是…」艳奴抖动着双胠,开始为她换上一袭〝紫青色〞,同样鲜艳异
常的男道华袍…这袍子很鲜艳,似乎有点类似石洞里那乾瘪老人身上之物。

  到底,李莫愁身体有了什麽样的变化?为何艳奴脸色如此惊慌?…看着神色
自若、俊美英气的风华男子,全身的娇艳之气…正逐渐改变之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884.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o884.com

❀国产人妻少妇精品视频 ❀国产精亚洲视频综合区 ❀国产人成视频在线视频